中国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接受加拿大媒体记者集体采访

0
210

    华为轮值董事长郭平于5月28日在深圳华为基地接受了加拿大媒体记者的圆桌采访,以下是这次采访的纪要 。 

郭平:各位加拿大媒体朋友,大家下午好!很高兴跟大家交流。其实华为跟加拿大有特别的渊源,十几年前全球各电信制造商尝试合并时,例如阿尔卡特和Lucent、西门子和诺基亚合并时,华为和北电也谈了很长时间,我本人是华为的首席谈判代表,华为差点儿成为一个加拿大控股的公司。华为跟NortelCEO进行了很长时间的谈判,包括Bill OwensMike Zafirovski,开始是谈两个公司整体进行合并,后来是无线业务进行合并。很遗憾加拿大方面退缩了,没有谈成,否则我们是一个中国加拿大公司。所以,还是很有渊源的。

  过去很多年达沃斯论坛本人也多次参与了加拿大之夜,和加拿大的官员进行过广泛交流。加拿大有非常丰富的矿产资源。加拿大各级官员更看重加拿大的优质人力资源。也是在各路官员鼓励下,华为加大了在加拿大对科技的投资。

    我们很高兴华为在5G领先于全世界,其实5G很多关键的科研人员是来自于华为渥太华的研究所。广义上来说,华为的5G也是加拿大的5G,加拿大人在此做出了非常卓越的贡献,去年我们还对做出卓越贡献的人做出了表彰,其中领头的就是加拿大华为员工。

    我知道美国特朗普总统不停地说America first,大家可能会有同样的理解,America指的不是美洲,是美国,美国只是为了捍卫自身的利益。

    我们也注意到加拿大外长强调加拿大是信守法制的国家,我们也相信加拿大是信守法制的国家,知道加拿大是一个独立自主、开放自由、合作共赢的国家,我们也祝愿加拿大在未来发展更好,也期待着华为在加拿大更多的发展机会。

    这是我的开场白,下面把话筒交给你们,我很乐意回答你们的问题,谢谢!   

    1、 记者(Mike Agerbo): 我们电视台总部位于温哥华,有多家电视台、广播电台和在线节目。我想问您一个关于孟总在温哥华被捕的问题。美国政府想要将华为和中国政府描述成一个共同体,您觉得事实是这样吗?我们的总理说,加拿大是一个法制国家,对孟总的逮捕是依法进行的,您怎么看?

    郭平:加拿大对我们的CFO孟晚舟应美国的要求进行扣留,这是一个不幸的事件,华为也依照加拿大法律在加拿大法庭对孟晚舟和华为行使法律的权利。我们相信孟晚舟女士、相信华为没有不当的行为,也期待加拿大司法行政体系能够基于事实还华为、还孟晚舟女士一个清白。

    我们注意到美国总统在好多次场合说,这有助于美国利益,有助于中美达成贸易协议,他非常乐意去卷入和介入解决,各位认为这是不是特朗普向全世界说明这是一个政治驱动的案件?

    我知道温哥华的法庭最近开庭了,大家注意华为律师所陈述的几点事实:一方面引渡必须基于双重犯罪,据我们所知,加拿大目前并没有针对伊朗的金融制裁相关的法律,双重犯罪前提是不成立。指控欺诈的银行,正如我们对此所陈述的,他们自始至终知道华为的业务情况,不存在任何欺诈的事实。

    正如首相和外交部长提到加拿大是一个司法独立的国家,是一个独立自主的国家,我相信法庭也要做出基于事实的法律判断。

 2、记者(Catherine Ho):现在美国给加拿大很大的压力,如果加拿大真的禁止华为5G的建设,华为会全面的撤出加拿大吗?

    郭平:刚才重复了加拿大领导人的话,加拿大是主权独立的国家,加拿大是信守法制的国家,我相信加拿大会基于自己的利益,做出基于加拿大利益的决定,而不是听从别人指挥的决定,我对此还是抱有信心的。

    华为是一个开放、包容、互利、共赢、合作的姿态,用扎实的工作来确保业务的连续性,确保客户的利益。

 3、记者(Pascal Forget):华为对于安卓甚至是windows有没有考虑替代的方案,现在从目前的谣言来看,可能在某个时间会宣布这样的方案?

    郭平:我注意到有关Google Mobile Service合作的问题。大家注意到Google处于价值链的顶端,华为做的是硬件,这些事件和所谓的影响国家安全没有关系。

    华为跟相关的利益方保持合作,尽力保护消费者权利,也捍卫自身的利益。如果供应链可以肆意破坏,大家对美国公司的信任也会消失,也会损害美国公司的利益。今天是针对华为,明天会是谁呢?假如某领域加拿大领先了,你们会不会害怕被打压呢?我们还是期望全世界的供应链能够合作,能够按照大卫·李嘉图的理论,基于全球比较优势合作,做出最好的解决方案和产品。

  4、记者(Dylan Morton):我们看到华为非常强调创新,如何培养和鼓励创新呢?

    郭平:首先,公司在《华为基本法》中规定华为每年会保障不低于10%的销售收入投入到研究和开发活动中去,确保华为有足够的资源,如果经营好的话,研发比重还要加大。

    第二,华为对人才是非常地重视,我们聘用全世界最好、最有能力的人才解决研究和开发中所遭遇的困难和问题。

    第三,华为跟很多国外公司合作学习,建立了一个完善的产品研究开发体系,使得我们制度性的不断地推出创新有竞争力的产品。

    过去十几年二十年付给一些咨询公司帮助我们建立完善研发组织、流程花了差不多有10亿美金。

    巨大的投入有不错的回报。我们今天很骄傲地从01创新方面,比如说5G的基础标准、基础专利方面,华为排在全球第一阵营。在1N,把象牙塔里少数人用得起的设备推到全世界,推到最偏远的地区、推到撒哈拉以南最贫困的地区,华为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011N,在过去三十年强力投入下都有了很好的结果。

    5、记者(Frank Lenk): 有人提到了B计划,不知道华为有没有重新思考这个问题。我们看到通信和数字技术的许多关键环节都被某些单一厂家掌控着,找不到B计划。我想大家都认为这件事最终还是会得到解决。但谷歌是操作系统、Arm是处理器方面的领导者。如果华为这样的公司从市场上消失了世界还会继续运转,因为像华为这样的公司还有其他几家。但像谷歌这样的公司如果消失了问题就严重了。您认为怎样才可以打破这种局面?

     郭平:我尊敬美国在基础应用上处于全球领先的地位,他们停止跟华为合作会对我们很多客户、市场产生消极影响。但这种地位并不是坚不可摧,而且美国政府肆意用国家力量去阻止公司间的合作,也会引起大家对长期合作信任的怀疑,我相信对这些公司的影响也不是正面的。

    我相信最终开放合作的姿态才能使公司更加强壮。Google是很强壮,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百度、Yandex等其他选择,如果逼着客户不信任某个国家,会不会促进了其他选择的茁壮成长?

    6、记者(John Biehler): 过去几天我们参观了华为实验室和其他设施,看到了华为的创新。从一个技术者的角度来看,您觉得实验室开展的哪些项目最让人兴奋,还有哪些项目是华为觉得自己应该做但还没有启动的?

    郭平:华为一直聚焦在ICT技术领域,并没有像一些公司一样让自己多元化。华为希望用ICT技术帮助各行各业实现这些行业的数字化转型,成为这些业务升级换代的使能者。你看到我们所有的实验室都是围绕着增强华为在ICT业务上的能力,当然由于供应形式的复杂化,对供应链的多样性做了一些准备。华为并没有计划把华为产品研发过程中的一些深度投资的零部件作为业务,而是继续聚焦在ICT设备和相关服务方面。

  7、记者(Mike Agerbo): 这次参观中了解了很多信息,参观了多个华为实验室,还有网络安全实验室,从那里了解了很多事实性的东西。华为现在面临着非常强大的对手,这个对手非常多变,而且不是基于事实来做判断,还会采取一些惩罚性的措施。对于加拿大政府和加拿大人民,您希望传达什么样的信息,让他们忽略美国的言论?另外,关于华为未来在加拿大长期的投资,会给加拿大带来什么样的机会?

    郭平:首先,我相信加拿大人已经认识到这次美国对华为的打压和网络安全没有任何关系。首先,我们在美国几乎没有网络的存在,美国网络安全与否跟华为没有任何关系。

    华为要做的是解决客户所有的困难,竭尽全力服务选择华为的客户。具体到网络安全,我把网络安全分为三个方面来看:

    第一,safety,跟人身安全有关。

    第二,Security,攻击防护和保护。

    第三,Resilience,网络的韧性和可用。

    在这几方面谈一下我的看法。

    我们跟加拿大运营商有广泛的合作,应该说华为是一个设备和相应的服务提供商,我们并不拥有,也不操作加拿大客户的网络,所以在safety上是由可信任的加拿大人管理加拿大的通信网络。

    在过去三十年华为运作中,华为相比业界所有的伙伴,保持了最好的网络安全运行的记录,我们是业界最强的网络设备提供商,有30年的时间考验。华为也是这个行业中接受最严苛审核的公司,这些所有的审核都表明华为的网络是安全的,我们的技术是过关的。当然,我们还在不断地完善。

    我们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专业网络安全测评的公司,其中有包括加拿大的网络测评公司,在各种测评中(包括加拿大CSE测试)我们都是名列前茅的。我们也理解加拿大政府和相关的利益人对网络安全的担心,提议我们和加拿大政府可以签订无间谍协议,可以坦坦荡荡承诺,华为网络是安全的,没有任何后门,也不允许别人在我们设备上安装后门。

    加拿大领导人也不断地强调,加拿大是一个法制国家,可以用法律协议来约定我们的责任。所有一切法制的意思是基于事实而不是基于猜测、猜疑。

    希望有过去的记录,有很多专业公司的测评,还有法律文件保障,华为能为我们客户提供安心的解决方案。

    为了加拿大网络安全起见,对所有关键ICT设备供应商,加拿大政府都应该提出类似这样的要求。

    作为一个ICT技术包括5G设备的全球主要提供商,期望创新成果造福于加拿大人民,我提议加拿大以这种审核和法律文件来保障加拿大的网络安全。

   

8、记者(Catherine Ho): 我想问一个网络安全的延伸问题,你刚刚提出的很多情况我都了解,但是有没有更具体一点?比如刚刚提到的无间谍协议、签订的网络安全文件,你们已经跟加拿大政府,比如外交部、网络安全的人在谈,还是只是你们发出这个声音?有没有在进行谈判?

    郭平:据我所知,我们跟其他一些国家在谈,在加拿大没有得到这方面的消息。

    Liu Wei今天借此机会通过媒体朋友们把这个信息公开带回加拿大,同时也会启动跟加拿大政府的沟通,希望有这个两个呼吁:一个是无间谍协议,另外一个是现在加拿大华为是唯一一家企业通过CSE和运营商联合网络安全测试,呼吁其他厂商共同参与测试,共同为加拿大网络安全标准和流程做出贡献,共同促进产业发展。

 9、记者(Pascal Forget): 关于轮值董事长的制度,当您的轮值期结束之后,您是什么样的安排?是休假还是帮助其他当值的董事长参与这个业务?我觉得轮值董事长是非常有趣的企业管理方式,通过这种方式同一个人不会太疲劳,又会不断面临新的挑战。我想知道,这种轮值制度是如何运作的?您作为轮值董事长之一觉得这种方式有趣吗?

    郭平:我在41日结束了这一期的轮值。没有当值时,我仍然是公司7人决策小组的成员。三个轮值都在决策组里面来保障管理的连续性。同时也有一些专题,在我不当值的时候,进行深入的研究和推动。

    从加拿大飞到英国或者欧洲大陆的人字型大雁,领头的大雁是几只轮流,不是领头雁时,还在雁群里飞。

 10、记者(Dylan Morton):您觉得华为公司从现在开始十年之后会是什么样的?

    郭平:我自己的认识,现在为什么会有那么多技术问题政治化?根本的原因是目前技术进步太慢了。就以华为所在的ICT领域来看,摩尔定律提出了40多年,已经几乎走到极限,香农定律也已经几乎是无以为计了,现在是牛顿时代的末点,期待着爱因斯坦的出现,需要更多的投入,不是先进者打击后来者,而是先进的投入促使这个世界的爱因斯坦出现。

    美国过去在这个领域内是领先的,但是现在不领先了,开始焦虑,打击后来者不要超过。设想一下,往前突破很慢,后面的追兵又很快,正确的处理它的办法是进一步向研究投资,向新的科技投资,争取突破。对于华为来说我们两个目标:

    第一,要活着。经受一个世界最强国家无所不用其极的打击还活着。

    第二,争取对未来技术突破做出更大的贡献。

    谢谢!

 11、记者(Frank Lenk): 刚才您提到华为有两个目标:一个是活下来,一个是继续进步。从更广的角度来看,现在看到出现这种问题能够得到解决的迹象,但是企业、政府和个人之间还是有一些不对齐的地方。华为现在需要解决安全担忧。谷歌、Facebook等美国公司收集了大量的数据,但华为等其他公司没有提出任何置疑。现在华为的业务流程被政治化了。在您看来,十年之后这个世界是什么样的?创新的氛围是什么样的?届时是否能够解决现在所面临的一些大的问题?华为是否还有第三个目标,即响应和满足公众的需求,而不仅仅利用市场机会?我想知道华为是否希望引领市场和世界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我认为这又回到安全的问题上,比如隐私保护目前并没有得到系统的保障。

    郭平:你确实提了一个非常大的问题,不知道作为一个企业能不能回答。对于华为所在的领域,相信技术进步将会使人类进入智能社会、信息社会,使人的生活水平和生活方式得到极大的改善,我们相信我们的技术是造福于人类的。

    华为作为这样的公司,总是非常乐意开放和全世界的伙伴们共同促进更好地技术和技术应用。

    我们和刚才您提到的一些公司,他们为什么不被质疑和不被政治化,这个理由我不知道。我希望华为靠自己的产品和服务,而且是不拥有客户数据的设备和相应的服务取得发展,也期望不会被政治化。

    华为和我们这个行业的伙伴一起非常艰苦地努力了40年,基本上解决了人与人之间的沟通问题,无论是语音、数据还是图像。但是人与物、物跟物的万物互联、万物智能的时代才刚刚开始,期望先进技术能够改善这个社会,为这个社会的进步做出更大的贡献。而且也特别期望这种技术的进步不被政治化。

       12、记者(Mike Agerbo):现在所面临的问题被高度政治化,华为有没有跟中国政府一起探讨如何去应对这个情况?

    郭平:我本来还期望中国政府和美国谈好贸易协定,看之后我们能不能有机会跟美国去谈,但是我看到特朗普总统的twitter似乎要把华为作为一个筹码。

 

13、记者(Catherine Ho):每个企业都有最困难的时期,现在对华为来说是不是最困难的时期?如果已经做筹码的话,你们怎么可以打破这个局面?

郭平:华为的业务可能受到一些打击,甚至萎缩,我相信华为的管理、华为的技术会不断地进步。中国俗话:危机、危机,在里面寻找继续更强大的    期望经历了这些以后,我们能存活并且更强壮。

 14、记者(Pascal Forget):华为对最近发生的事情反应一直是非常理性的,比如说之前有问到任总:是不是要禁苹果,任总说肯定不支持这样的决策。华为的决策都非常理性,但你们的对手并不理性。华为会不会在某个节点上也变得生气起来?因为美国一直没有呈现出任何证据,也有其他国家(比如英国)也在问有没有证据来证明这项指控?所以到某个节点华为会不会强势起来,展示自己的立场?

    郭平:我记得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前几天被媒体问过这样的问题,他直接说你问错了问题。我刚才提到,很多问题是因为技术发展相对停滞,摩尔定律快到极限了、香农定理也快到极限了、冯·诺依曼的结构也无以为计了。华为应该在这方面投资寻找突破,而不是想办法阻止别人不能进步。阻止别人使其不能进步不是一个正确的行为,更不是一个强者、勇敢者的行为。

    正如任总提到苹果是一个值得尊敬的公司,也祝愿苹果有更多的创新引领这个行业一起往前走,我也希望我能追上它,努力追上甚至超过。

   15、记者(Dylan Morton): 这几天,我们品尝了华为的红酒、吃了华为的牛肉,还目睹了华为的自动驾驶科技。我想知道,未来你们希望进入哪些行业,看到了哪些商业化机会?我指的是创新方面。

    郭平:首先,华为红酒不是华为造的,华为也没有养过牛。这不是华为的重要生意,而是把电信设备卖给一些经济困难的国家时,他们没有支付能力,把他们的一些红酒、大理石,甚至牛肉卖给我们。中国有14亿人消费市场,在一定范围内做一些销售,主要针对华为18万员工和员工家人。

    我相信你们喝到的红酒和吃到的牛肉是阿根廷的。阿根廷前几年进入到“汇困阶段”,电信设备没有其他硬通货来支付,阿根廷的牛肉和阿根廷红酒几乎没有人做。我们把设备给他们,把一些红酒引进了中国,我相信这个行为华为是赚不到钱的,我们的目的只是用电信设备帮阿根廷把网络建起来。在这个过程中,阿根廷牛肉、阿根廷红酒在中国开始建立了形象,促进这些国家对中国的销售应该也会受到他们的欢迎。我希望你们理解,华为在170多个国家经营生意会遭遇各种各样的情况,华为全心全意为客户服务才走到今天,我相信华为为客户服务的精神也会切切实实帮助到客户所在国,当然华为在这个过程中也得到了很好的成长。

    帮助改善通信的能力和解决问题的精神,我相信这是有益于人类的,这就是华为企业文化第一条“以客户为中心”。

 16、记者(Frank Lenk):现在很多担忧并不是关于华为本身,而是关于中国经济在崛起,而其他经济体都在放缓的问题。您认为中国企业或华为的经商方式和世界其他公司有何不同?能否说一下在哪些方面有差异随着华为的影响力以及中国的影响力逐渐增大,世界的未来会有什么变化?会越变越好吗?

   郭平:这个问题太大了,我认为我不是一个合适的回答者。对于华为来说,最重要有两点:

    第一,对外以客户为中心,华为一直在践行管理学之父德鲁克的话“只有满意的客户才会有持续的订单”。

    第二,华为内部依靠艰苦奋斗的员工,愿意贡献自己聪明才智,驱使公司技术进步、管理进步。

    我有时候很羡慕一些加拿大的公司、中国公司,他们有丰厚的自然资源,但是我们没有,所有一切都在脑子里。所以华为把人力资源增值看的比财务资本增值更重要,所有可积累资源也是来自于宝贵的、艰苦奋斗中的员工。

   17、记者(Mike Agerbo):基于目前华为所遇到的困难,在加拿大有没有跟运营商一起向客户做一些宣传?例如手机终端设备方面的宣传。因为有一些使用华为手机的用户,如我小孩和他们的朋友因为性价比很高买了华为手机,担心未来手机会不会没法用了?因为跟谷歌不兼容。对于加拿大运营商和客户有什么信息要传递吗?

    Liu Wei:就这个问题华为在加拿大跟贝尔、TELUSRogers有联合的沟通团队。任总说华为可持续供应是可以保障的,但是针对加拿大一些涉及到具体的与设备、终端相关的问题,要和运营商一起做更详细的计划,但是整体上可以确保供应的连续性。

    郭平:补充一下,对于已经上市的产品,连续使用是不会有问题的,对于新的产品能不能使用GMS,跟有关利益方还在进行讨论。我们也对美国政府通过这种施压、阻止消费者的行为表示强烈不满和反对,也会跟有关利益方来讨论怎么样能保障华为新产品的上市,使得消费者应用和体验能够更好。

 18、记者(Pascal Forget):美国给我们三个月临时一般许可,有没有可能在这个时间内获得最新一版的安卓Q

    郭平:太具体问题还无法回答你,现在在跟有关各方讨论。

 19、记者(Frank Lenk):能不能讲一下华为在加拿大运营的状态?在渥太华研究所现在有没有受到影响?不久的将来是否会受到影响?

    Liu Wei:现在在加拿大运作一切正常,董事长梁华2月份到访加拿大也专门强调今年在加拿大的投资还会在研发方面增加,研发人员承诺增加200人招聘,现在时间过半、任务过半,有新增近100名研发工程师,目前研发运作非常好,对于未来走势现在还是有信心的。

    任总在3月份接受CTV采访也说道,正是因为美国现在在研发各方面越来越封闭,加拿大保持独立、保持开放能成为一个研发创新的乐园。

       郭平:很高兴跟大家对话,华为公司、华为员工、华为高管一直对加拿大有很美好的感情,去年我们还在加拿大开过技术讨论会。

    我们相信加拿大法制精神,相信加拿大独立自主、开放自由和合作共赢。华为期望加拿大利用美国关门排外的时机,使得加拿大在技术上比南边邻居有更好的突破,特别是在ICT领域能够成为世界的灯塔。

    谢谢大家!

留下一個答复

Please enter your comment!
Please enter your name here